uu小说 > 穿越历史 > 擎寰纪 > 蓝生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各自的守护
    漆黑的长夜、深幽的树林,一块两丈方圆的空地上,旺而不烈的篝火“噼里啪啦”发出清脆的破裂声,密林暗处无数双颜色各异的动物眼睛注视着这对儿奇怪的组合。

    “啊!”

    朴璐子一声轻叫,被颜陌的声音惊醒,快速收起术印,弥漫的清香似一阵清风顿时无影无踪,恍若一梦黄粱,朴璐子这才发觉精神以及体力的严重消耗程度,额头霎时间噙满了虚弱的汗水。

    她从怀中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补益的药,毕竟补益类的药任谁外出缉凶也不会配带太多,身上的“藏血丸”已经吃完了,眼见颜陌同样不堪的身体状况,眼里透着焦急,嘴上却埋怨道:“听我传道也能让你逆血入魔,你还不懂导气运行之法,幸好抢救及时,否则非被你吓死不可!”

    刚刚帮助颜陌平复逆气,她语气怪怨中透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关切。

    颜陌似乎感觉到了朴璐子与以往的不同,突然感觉一阵无法阻挡的虚弱席卷而来,精疲力尽地把脑袋又搁在朴璐子的胸口,倾听着她的心跳声,发现原本平和的心跳骤然加快,“怦怦”的声音烈如擂鼓,感觉奇怪地再次抬起头,这才发现朴璐子原本细腻白皙的皮肤像是抹了一层粉红色的胭脂,都快红到脖子上了,两眼发直,浑身紧绷,柔嫩的下唇几乎被咬破。

    颜陌看着朴璐子奇怪的模样,突然乐了,嘴角挽起一抹优美的弧度,晶亮的黑瞳透出浓浓的倾慕色彩,温声道:“璐子,你长的真好看!你要是生个儿子一定很像你!”

    颜陌的声音让朴璐子脸更红了,原本灵秀的双眼充溢着粉红色的晶莹。

    “你这人好不要脸,呸呸呸,什么生儿子!”

    她说完将颜陌扔到一边,像是要划清界限一样。

    此时,朴璐子再也不复聪明镇静的模样,白皙娇容上一抹羞恼的红晕经久不褪,美若秋月的峨眉轻蹙,眼眸中尽是一片慌乱之色, 空洞地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不敢与颜陌对视,秀颀的身躯僵直生硬,双臂拢着双膝,紧紧闭夹,显示出内心无比的紧张。

    过了一会儿,她眼中略带犹豫,但最终无名的情愫战胜了理智,小心翼翼自怀中取出一个被银箔纸包裹的密封蜡丸。

    这是传为神迹的“雪毓丹”,此丹关系重大,极其珍贵,否则她也不会出谷缉盗。

    她从盗丹贼身上搜出来后一直没有拿出来,此时却像是一件毫不在意的东西一样扔给颜陌,淡淡道:“喏……把这个吃了,这是我们‘夕鸣谷’的‘藏血丸’,对疗伤有奇效,你因为‘逆血入魔’,身体伤势绝非表面上那么轻微,如果不及时治疗,轻则内修倒退,重则性命堪忧。”

    “你身体也很虚弱,怎么不吃?”颜陌接过丹药,担心地瞧着朴璐子脸上的颓色。

    “让你吃你就吃,这种疗伤药我们‘夕鸣谷’遍地都是,这会儿到是和我谦让起来了。”

    朴璐子听着颜陌关心的声音,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暖流,霎那间流淌四肢百骸,整个身子都有酥麻的迹象,嘴上却冷冷斥道。

    “吃就吃嘛,凶什么凶!”

    颜陌轻轻嘀咕了一声,心中对“女人”的怪脾气越发捉摸不透,不过想到这是“娘亲”给的,也就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拨开银箔纸,捏开蜡皮,毫不犹豫的咽了下去。

    “你不怕我给你的是毒药?”朴璐子突然面色奇怪地问。

    “你给我毒药我吃就是喽,毒药有什么好怕的!”颜陌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朴璐子绝不会害自己,所以纯洁清明的眼神根本没有人世间的任何尔虞我诈,毫无城府回答道。

    然而颜陌毫不作伪的诚心话落在朴璐子的心中却犹如重磅炸弹震得她一阵失神。

    这名男子的坦诚磊落让她羞愧得无地自容,自小生活在谷内族人的冷嘲热讽中,她拥有一颗冷若冰凌的玲珑心,见惯了尔虞我诈自然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

    算起来,自己年岁不大但内心却经常产生心惫神疲的感觉。

    曾几何时,自己也曾拥有纯净无尘的内心,自己不也曾为天真的无忧而纵情轻唱,但波光诡谲的人心让她不得不在内心深处竖起一面坚厚的冰墙。

    朴璐子坚固的心理防线在不知不觉中缓缓冰融,声音透着前所未有的温柔,轻轻唤道:“蓝生!”

    “嗯?”

    颜陌对一切好无所觉,这会儿正在研究身体里突然多出的一股暖流,暗忖这是“藏血丸”药效在起作用,果然不同凡响。

    “将‘噩蚀’交给我好么?”朴璐子的眼中透着希冀。

    “那是邪物,你恐怕不知道它的危害?”颜陌诧异问道。

    “我很清楚!”

    朴璐子深吸一口气道:“中晟时代一场旷世之战,引得‘噩蚀’出世,作为人类巅峰的创造,难以想象的灾难在那次战争中无限扩大,空间被湮灭、大地被撕裂,无数的生命陨灭在那一役,曾经‘噩蚀’爆发的地域依然暴风肆虐、寸草不生,它代表着终极的力量,更代表着噩梦一样的灾难!”

    这段史实是《大陆通史》的描述,朴璐子虽非过目不忘,但也惊悚这件传说的禁忌之物,背得滚瓜烂熟。

    “噩蚀危害性竟然这么恐怖,那我更不能给你!”

    朴璐子脸上涌起浓浓的彷徨,眼中透着哀求,颤抖着声音问:“假如……假如我求你呢?”

    其实她可以欺骗颜陌,用各种名义向他索要“噩蚀”,但现在她不会那么做,因为对方的毫不作伪、洁若琉璃,让她想起曾经的美好。

    在蓝生身上丝毫没有人间的烟火气息,真性情如赤子,净心灵如雪莲,如果欺骗他,就如同破坏她内心深处唯一的净土一般,纵使得到了“噩蚀”,身边的人不再对自己冷嘲热讽又能怎么样,丢失了唯一的珍贵,自己还拥有什么?

    颜陌感觉今天的朴璐子极为怪异,前时暴虐如火,此刻却哀怜如霜,脑袋一时间被她的态度弄得晕头转向,摸不透她的心思,听到朴璐子求自己,以为对方在开玩笑,也不禁一乐,戏谑道:“求我?别闹,这东西以前差点把我电死,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朴璐子脸上涌起浓郁的悲伤,如同被抛弃的小媳妇一样低垂下脸庞,让颜陌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身体在不住的颤抖。

    颜陌感觉到朴璐子的不对劲儿,忍不住开口道:“呃……其实想要也不……”

    话音未尽,一个冷冷的声音蓦然打断他。

    “别说了,我乏了,要休息了,明天还要赶路呢!”

    朴璐子说完就背对着颜陌搂着双膝侧躺和衣而睡。

    颜陌分明在她转头之际看到她清秀嫩白的脸上挂着一串晶莹的泪珠,心里骤然涌出一股灼热的冲动,想上前去安慰她,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自己所言句句属实,噩蚀绝对是危险的邪物,要不是幻世碟的相救自己怕是早就被电成灰飞了,这样的邪物怎么能够交给“未来娘亲”呢!

    他面对着朴璐子的后背也和衣躺下,对方削弱的背影在橘红色火光中不住的颤抖,羸弱的双肩上下耸动,显得格外无助。

    这一夜,森林格外的静谧,蝉鸣夜啼分外清晰。

    干枯的枝桠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精力,临终释放出生命最后的精彩,带着黑夜中仅有的一道光亮投进暗夜的怀抱,颜陌睡的很香,像一个乖巧的婴儿在吸吮着自己的手指,脸上流露着幸福的酣甜,梦中全是自己儿时的景象。

    一个全身印在黑夜中的人影缓缓走到他身旁,颜陌似有所觉,翻了一个身,嘴中不知道嘀嘀咕咕在说些什么,人影在离颜陌三尺处停下脚步,轻轻蹲下身,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映着稀疏的月光,赫然是朴璐子。

    此刻的她面色苍白似雪,脸上那颗独有的酒窝轻微颤抖,晶莹色的贝齿轻咬着嘴唇,强忍着施展灵术后没有恢复的虚弱,静静地看着美梦正香的颜陌,她脸上露出了几乎可以融化冰山的温柔,眼中露出怜爱的目光,真是一个雪莲般纯洁的人儿啊!

    心中发出一声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感叹,目光移到他的怀里,那里藏有她一直想得到的“噩蚀”,轻轻呼出一口浊气,眼中再也没有留恋,转身向密林深处前行,将这个让她萌萌心动的男人遗落在这个与世隔绝的世界。

    她已经彻底打消了夺取“噩蚀”的念头,颜陌那一尘不染的心境成为她心中最美好的向往,她要守护这片净土,不让尘世的喧嚣污染他,既然颜陌喜欢这片密林,而且他个人的实力也绝对可以在这片与世隔绝的森林中生存,她也就可以放下心中的担忧独自返回“夕鸣谷”了。

    并非她不想和颜陌在一起,回想起谷内那些明里一套、暗中一套的那些人,九五教的教徒种类实在太过复杂,自己又如何忍心他们污染颜陌那颗纯洁的心灵。

    自己因为身份关系没有人可以对自己下毒手,但毫无心机的颜陌却没有这层保护色,猛兽虽然凶残但并不可怕,人心虽然无锋却是阴谋、狠毒的源泉,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毫无所觉的蓝生,狠狠一甩头,像是要割舍所有的留恋,趁着夜色慢慢消失在莽莽的密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