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综合其他 > 通灵毒后 > 第135章、大怒的鸠摩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居然还记得那个蛊惑君心的贱人,对哀家这个亲娘颇多刁难!”窦凤舞很是气愤。

    “母后,你知道吗?直到现在,朕午夜梦回,有时候依然可以看见乳娘血淋淋的头颅。”

    “这种事有什么好害怕的?哪个朝代的历史,都是用鲜血写就的。”窦凤武若无其事的说道。

    “母后你那是暴虐,滥杀无辜!”,宁威远激愤地说道,“母后,也许你爱着你身边的人,只是哪是多么暴力的爱啊!”

    “暴力的爱也是爱!”窦凤舞倨傲地说道。

    “就像母后和白敬德吗?”宁威远冷冷地说道,“你的爱让白敬德和父皇都死于非命!”

    窦凤舞保养的一丝皱纹也无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悲伤之色。

    宁威远明白,那一丝悲伤是为了白敬德,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父皇。

    半响,宁威远冷漠地说道,“只要你不着迈出那一步,你依然是尊贵的太后!”

    “哪一步呢?陛下的意思,哀家不明白!”窦凤舞冷冷地说道,拂袖而去。

    宁威远沉默地坐在床前,脸上的神情无比悲凉。

    半响宁威远,转身向床内看去,只见无忧安静地坐在他身后,眼睛里全是温柔。

    他掀开了纱幔,慢慢倒入无忧的怀里,无忧将他的头揽入怀里,像哄花卷儿一样轻声哄着。

    ...

    ...

    这日上午,宁威远上朝去了,花卷儿练武去了。

    大殿外草长莺飞春光正好,无忧想出门溜达溜达。

    她刚出大殿的门,一抬头就看到了焕然一新的王三。

    无忧的眼睛亮了,莫名她对王山有种依恋,“这几日不见,我很挂念你!”

    王三不怎么擅长言辞,只是单膝跪了下来,恭敬地给无忧行了一礼。

    龚宁走过来,说花卷儿在皇宫练武场那边试射火枪,想请无忧公主去看看。

    皇宫练武场在宫城偏僻的一角,绿茵茵的一大片草地。花卷儿和东哥一身戎装,正在几个教习的指挥下,准备试射短銃。

    花卷儿远远看见无忧,兴奋地向她挥挥手。

    碧空如洗,高高的天空中飘着几个美丽的大风筝,无忧心情很好。

    花卷儿和东哥装填了弹药,教头大喊了一声,两个人同时扣响了扳机,他们两个被很大的后座力,震得差点将短銃扔到了地上。

    练武场边的刚刚还在微笑的无忧,笑容凝结在脸上,震耳欲聋的枪声,仿佛将无忧带到了异世界,一个冰天雪地世界。

    无忧看到了一艘大船,船弦边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正深情的凝望着自己。

    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无忧惊愕地低下头,自己胸前鲜血已经染红了狐裘,身后有人扶住了她。

    无忧抬头看去,她对那人喃喃道,“小七!”

    枪声再起,无忧和小七,被轰的血肉横飞,无忧的最后一眼,看见小七艰难伸向自己的手。

    那疼痛如此真实,无忧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龚宁惶急,大喊着让场内的花卷儿和东哥停止射击。

    枪声停止了,无忧剧烈地喘息着,图像渐渐消失了,她的头上全身冷汗,她的手紧紧抓住了身边的王山。

    她的眼神无比迷茫,刚刚自己看见了什么。

    她身边的龚宁和王山,震惊无比地看着无忧,他们都听到了无忧那声绝望的大喊,“小七!”

    场内的花卷儿和东哥向着无忧跑了过来,无忧已经分不清哪一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了。

    她只是紧紧抓住了王山的手,不肯松开。

    ...

    ...

    无忧睁开眼睛醒了过来,自己又晕过去了?她看着明黄色钩花轻纱帐顶,知道自己回到了勤政殿。

    自己能鼓起勇气深入梦境,找寻自己的过去吗?无忧头一次考虑这个问题。

    以前无忧想也不想,直接否掉,她的心告诉她不愿意想起过去。

    床边正打着瞌睡的花卷儿,一把握住了无忧的手,“姐姐,你醒了?爹爹来过好几次了!”

    不过半年,花卷儿已经长成了大孩子,身高已经和无忧差不了多少。

    花卷儿不明白无忧为什么听不得枪声,他以为无忧姐姐只是体弱。

    已是下午了,花卷儿监督着无忧吃了一碗羊肉汤。

    “你今天没课了?”无忧问道。

    “爹爹让我好好代他陪你!”花卷儿向无忧眨了眨眼睛。

    无忧脸红了起来,小鬼头。

    “无忧姐姐,花卷儿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无忧点了点头。

    “有位红玉姨,是娘亲的好朋友,上次我去天牢里看她的时候,她就要生了,花卷儿很是牵挂她,可是父皇禁止我再去天牢了。”花卷儿抓抓脑袋很是苦恼。

    “天牢会让我进去吗?”无忧说道。

    “无忧姐姐你忘了,爹爹把他的金牌给你了啊!”

    无忧望着花卷儿热切的神情,想想喊来了一个虎豹骑侍卫,让他去通知龚宁一声。

    无忧带着花卷儿和王山去了天牢。

    ...

    ...

    天牢里,鸠摩站在自己原来住过的那间牢房门前,悠闲地看着里面狼狈不堪的尼卡。

    “你来干什么?我在这里都拜你所赐!”尼卡冷冷地说道。

    “我来看笑话不行吗?”鸠摩讥讽地笑了起来。

    尼卡气的飞起一脚踢在牢房铁门上。

    “啊呦,看来这里的伙食不错啊,你还有这么大力气!”,鸠摩悠悠说道。

    “你这个吃软饭的家伙!你不就是靠着你这张脸,抱紧了女王的大腿吗?”尼卡说道。

    鸠摩阴阴地看着尼卡。

    “说,继续说,你不怕我弄死你就继续说!”,鸠摩从随身带的布袋里,放出来几条蛇,吹起了尖利的口哨,催动着蛇向尼卡攻去。

    “女王杀了你心爱的赵安安,哈哈,你居然也忍了,也只有你这种男宠才能这样的无耻猥琐!”尼卡跳着脚躲着毒蛇,嘴巴依然毒辣。

    鸠摩大怒,口哨声越发尖利。

    几条毒蛇脖子遽然庞大起来,对着尼卡吐出了长长的蛇信。

    一条毒蛇按捺不住,一个跃起,向着尼卡攻到,眼看尼卡就要被长儿尖利的毒牙咬到。

    尼卡碧蓝的眼眸突然变成了血红色,异常冷静快捷地一把抓在那蛇的七寸上,张开嘴巴,一口将蛇头咬了下来,拿着蛇身开始吸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