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综合其他 > 带着男团去开荒 > 第11章:图你不洗澡啊
    “对呀,耿凡不是攻击系的,他的阵被破坏的很严重,所以,我们优先把资源给你,你的阵虽说是空阵,但是你可以保护我们。”罗珊又笑。

    官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当罗珊和耿凡走出去一大截儿时,他忙反应过来跟上了他们,他看着罗珊瘦小的背影,他突然明白她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你……你们今天过来是为了我?”官辑的脸一下子红了,直到刚才为止,他都以为罗珊不是什么好人的。

    “大哥,你觉得我们两个是你的对手?会算计你?”耿凡忍不住了。

    官辑有些局促地扣起了自己的腰带,他轻声道:“以前,我确实被人家算计过很多次,我脑子又不是那么好使。”

    “哎我说……”

    “耿凡……”

    耿凡还要说官辑两句的,罗珊碰了碰他,让他住了嘴。

    官辑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他摸摸自己的后脖子,又想起来了一件让他不解的事儿,他紧走几步跟上了罗珊问:“哎,妹妹,你刚才说我的阵是空阵?我明明有阵象呀?你觉得那个不怎么样?”

    “嗯……果然脑子不好使……”耿凡斜了官辑一眼,他在笑话他分不清什么是真的阵象,可是就在罗珊告诉他之前,他分明也以为那是人家的阵象的。

    官辑知道耿凡要说自己,毕竟罗珊救了凌晨,但是他对他们防备还那么深,不过他也没有反驳,他在等着罗珊的回话。

    罗珊先是张望了四周一眼,见四周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动静儿,她这才靠近了官辑轻声道:“哥哥,你是神兵阵法师,并不是阵象阵法师,你的黑雾只是你的阵上在出神兵时泄出的一些能量而已,我说的空阵,是指,你没有神兵,所以,我准备给你弄个替代品先,这样一来,最起码你能在解神堂站稳脚腿。”

    官辑怔在了原地。

    耿凡斜了官辑一眼,往远处去了。

    “走了哥哥。”罗珊拍拍官辑,也跟上了耿凡。

    官辑使劲儿眨着眼睛,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前面的林子里有战斗过的痕迹,耿凡瞬间兴奋了起来,如果这里有尸体那就更好了,他是知道的,罗珊会把死人的阵蚕取走。

    不过事情好像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草丛里有橙色的光芒在微弱地闪烁着,罗珊快步往那边去——草丛里躺着一位姐姐,那位姐姐的腿和胳膊已经错了位,她的脸上也受了伤,有的地方还露出了骨头,她伸着手想去够罗珊,罗珊立刻蹲在她身边帮她把法阵稳定了下来。

    稳定了法阵的姐姐瞬间像回光返照一样精神了,她瞪大着眼睛冲罗珊道:“阵蚕给你……告诉我哥哥,谁杀了我……我叫沈依依、我哥……我哥是沈玦……”

    她说到这里便定住了,眼睛依然瞪着,嘴巴依然张着,罗珊催了一下她的阵,可是她却再也没有了反应。

    “她死了。”官辑在后面提醒着。

    “录视频了么?”罗珊忙看向了耿凡。

    “录了录了。”耿凡忙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罗珊。

    耿凡的动作很快,在罗珊进草丛时,他就开始录了。

    “沈玦是谁?”罗珊忙将视频保存了,看向了耿凡和官辑。

    “解神堂第一队的队长。”官辑说。

    罗珊又看了一眼沈依依,她轻声道:“对方想夺她的阵蚕来着,不过这姑娘也不是吃素的,我们先把她的尸体藏好,我想沈玦会来找她的。”

    耿凡把书包悠到了背后,立刻在旁边挖坑去了。

    官辑看着耿凡压下了眉毛:“你们业务怎么这么熟练……好像经常干这种事儿似的……”

    罗珊就笑了:“我和其他阵法师不同,别的阵法师想要夺人家的阵蚕,只能连人带阵一起融在自己阵里,我有些特殊属性,能把阵蚕从死人的阵里剥离出来,然后我们会顺便把人埋了,举手之劳嘛。”

    “刚好,沈依依的阵蚕还在,我们卖给沈玦一个人情就好了,告诉他我们把沈依依埋在哪儿了。”耿凡也来了一句。

    “单是这样的话,沈玦不会觉得他欠了我们一个人情,他顶多会扔给我们一叠钱。”官辑小声道。

    “我们做自己的事情,他怎么认为就是他的事情了,我们进解神堂又不完全靠这个。”罗珊也笑笑。

    官辑却是眯起了眼睛:“我很好奇,是谁要杀沈依依,怎么说,她是沈玦的妹妹。”

    “应该是解神堂在内斗了,我觉得你晚一点儿了解这些事情比较好,要不然人家会说你是带着目的进解神堂的,甚至你是被某个人暗示进去做眼线的。”罗珊轻声道。

    “也对……这样一来,我自己也有了嫌疑。”官辑又道。

    几个人很快安置好了沈依依,罗珊看了看前面,她道:“走,我们去那边看看。”

    耿凡收了折叠铁锹跟上了罗珊,官辑又看了一眼埋沈依依的地方,他也跟上了耿凡和罗珊。

    有冲天的红光突然爆涨在了林子里,反应快的耿凡立刻把罗珊扑在了草丛里。

    “不用太过紧张,是有人爆阵了。”官辑看了耿凡一眼。

    “爆阵是什么?”耿凡趴在草丛里问。

    “有的阵法师喜欢给自己的阵加各种加成,符文、小精灵、融别人的阵蚕等等等等,可是其实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比方,它容易在关键时刻爆阵,他加的一切东西会自动被剥,他本身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罗珊解释着。

    “那他以前做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耿凡问。

    “对,就是白费了,不过爆阵的概率很小,所以很多阵法师还是愿意冒这个险的。”罗珊挑挑眉。

    “所以,我们遇到了一个倒霉的家伙。”官辑也道。

    “我们等着他们离开之后过去看看。”罗珊冲耿凡眨了眨眼。

    三个人在这里等着,没一会儿,那边的光芒没了,那边似还有人在吵架,不过动静很快也就没有了。

    官辑张开了自己的阵,他的阵往远处蔓延去,好一会儿,他碰了碰罗珊,小声道:“那边没人了,我们过去吧。”

    罗珊点点头,她要走,官辑拉了她一把,自己走在了前面。

    “这位哥哥也懂事儿了。”耿凡调侃了一句。

    官辑站在爆阵的地方转了个身,这一片的草丛狼狈的很,树枝上还挂着一些碎布,看来那位爆阵的兄弟一丝不挂了。

    “他爆阵,他身边的人会捡到好处吧?这也轮不到后来的我们呐。”耿凡轻声道。

    罗珊没说话,她默默从草丛里拾起来了一片棱形的银片。

    官辑看了看罗珊,他道:“是符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我们这种贫民是用不起符文的,看来刚才爆阵的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子弟,更或者是阵法师工会的。”

    “能用。”罗珊笑了笑。

    耿凡也凑了过来,他问:“我听说符文都是成组出现的,现在你只拾到了一片,没有办法用吧?”

    罗珊盯着那片符文笑了笑:“是的,符文的确是成组出现的,但是每一组里面有一个主属性的,我们只需要把它变成主属性的就行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以后它会慢慢带我们找到其它的符文碎片的,到时候,我们就知道这一组符文是负责什么的了。”

    “哦……”耿凡就像听懂了老师话的学生一样,只是下意识地点着头。

    官辑却是又将眉峰压下了,他伸手握了罗珊的手,一脸郑重地问:“你倒是谁?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你还有特殊属性?”

    “如果我说我是从国会院逃出来的,你信吗?”罗珊并不介意官辑的怀疑,他不怀疑自己才怪。

    “松手。”耿凡瞪向了官辑。

    官辑松了手,他脸色放缓和了一些又道:“这几天我一直泡在市图书馆里,我根本没有找到你说的有关那个部落的任何信息,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辑哥,别说是这片大陆了,你连倦鸟市都很少出吧?你读书少,见识浅,也怪我呀?”罗珊开起了玩笑。

    官辑不说话了。

    “身为一个阵法师,而且是神兵阵法师,我想就算你很神经大条,在你遇到危险时,你的阵会比你更先做出反应吧?只要你的阵没有排斥我,那你近期还是可以相信我的。”罗珊又笑笑。

    官辑垂着眸子,又没说话。

    耿凡不满意了,他问官辑:“你觉得我们居心不良,我们图你什么?你又没钱,阵还是空阵,人也邋遢,还疑心重,你有什么好?”

    “倒也是……”官辑也斜了耿凡一眼,他们两个才是互相看着不顺眼。

    罗珊才不打算管他们两个之间别扭不别扭,她蹲下身子拉开了官辑的阵,官辑扭头去看罗珊了。

    只见她指尖上夹着那片符文,她将符文在自己的阵线上一放,那根阵线突然退下黑色的雾气,闪过了一丝金色的光芒,随后,符文隐没在了阵里,那根阵线也恢复了脏脏的墨黑色。

    罗珊抬头冲官辑笑了笑,官辑后知后觉地问:“这……这就安上了?”

    “要不然呢?”罗珊拍拍手站起了身来。

    “呃……我听别人说,安装符文特别复杂的……”官辑又开始怀疑人生了。

    “如果人家说不复杂,怎么朝安装符文的阵法师要高额安装费呢?”罗珊又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