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综合其他 > 带着男团去开荒 > 第14章:就说是偷来的
    “不必了,你就对她说实话吧,如果纪星语对自己也没有了自信,那她做起来会很吃力的。”罗珊说的认真。

    纪星原看看罗珊,他扬扬嘴角笑了。

    现在的贫民区除了谢家在找人,还有人在找人,那就是解神堂一队的人,他们在找沈依依。

    官辑在考虑这个时候加入解神堂会不会不妥,罗珊知道他在顾虑什么,她直接问了他一句:“你还能忍?我是说,你们三个人还能在千面会里呆着?”

    “一刻都呆不下去了。”官辑说。

    “那不就好了?”罗珊又笑。

    官辑想问罗珊,她要怎么帮自己进入解神堂,可她在忙纪星语的事情,她好像要做很多复杂的准备工作,官辑也就不好意思打扰了。

    步琳白天会一天都不在家,耿凡总借着送饭的由头过来陪罗珊,不过就算耿凡到了这里,他也是看着罗珊忙活,关于她那些手稿,他是一点忙都帮不上的。

    官辑也过来了,他轻手轻脚上了阁楼,生怕打扰到罗珊,不想罗珊看了他一眼,笑道:“辑哥,明天我们陪你去解神堂吧?”

    “啊?”这下是官辑没反应过来了。

    耿凡也捧着脸看向了官辑,他笑笑道:“我原来以为一个阵法师是最了解自己法阵的人,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辑哥,你的阵这么强大,你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个阵局叫什么来着?杀破贪?听起来很威风的样子。”

    官辑很是习惯地斜了耿凡一眼道:“可你也听罗珊说了,这个格不是那么容易形成的,大家都是人,为什么咱们在贫民区?这不是一样的道理么?”

    “啧……贪狼……是不是就像狼一样勇猛,而且有王者风范呐?”耿凡开始臆想了。

    罗珊在一旁提醒着他道:“贪狼是第一桃花星。”

    耿凡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他看看罗珊,身侧传来了官辑无情的嘲笑声:“这里这么多手稿,还有这么多手抄本,你倒是一本都没看,但凡你看看你右手边上那张稿纸,你也就不会那么说话了。”

    “呃……”耿凡尴尬了起来。

    罗珊整理好了自己手边的稿件,她坐在了耿凡的对面,她抿了一口手边的果汁看向了官辑:“现在没人了,我们可以仔细看看那天放在你阵上的符文了。”

    “哦……它有什么特别的?你不是说我们要等机会么?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把这一组的符文找全了,那样它们才会发挥作用?”官辑问。

    罗珊接着笑:“辑哥这就片面了,我依然拿北斗星举例,其实人家就是单独的星星,像其它星辰一样在自己的轨迹上运行,只是我们找到了它们运行的规律,所谓北斗七星加左辅右弼是人为地给它们冠上名字的,因为我们要让它们帮我们辨别方向和四季;符文也是,它们是有自己的属性的,只是人们发现了这一组的符文在一起刚好可以形成新的能量场,但实际上,人家一个个体也是有自己的能量的。”

    “嗯,你这么说我就懂了。”官辑点着头。

    耿凡心里升起来了一丝挫败感,因为他也懂,但是他要反应好一会儿,他比官辑慢上了许多,这让他有些不服气,大家都是贫民区的,都没怎么读过书,凭什么他比自己聪明哦。

    罗珊没留意到耿凡的脸色,她拉开了官辑的阵,寻找那片符文去了。

    “它有金色的光芒,也就是说它的属性可能与控制有关。”罗珊说着,又拉开了耿凡的阵。

    耿凡打起来了两分精神,罗珊看向了官辑:“辑哥,你试着去感受一下耿凡的阵。”

    官辑坐直了身子,他看着耿凡的眼神儿变了些。

    耿凡看着官辑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不由坐得离他远了些。

    官辑的阵叠上了耿凡的阵,他还很在状态地闭上了眼睛。

    耿凡小声问罗珊:“你要让他做什么?”

    罗珊笑笑没说话。

    耿凡扭头去看官辑了,官辑依然坐的笔直,很快,他开口了:“啊,我好像能感觉出来了,你说他的阵是受过重伤的,我现在能感觉到,他阵上的能量是乱的,而且有的地方在运行,有的地方已经停滞了。”

    “嗯,还有呢?”罗珊问。

    官辑的眉毛压下来了,他好像在暗暗用力,耿凡看了看自己的阵,他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

    没一会儿,官辑又开口了:“哦哦……有了有了,他阵上不能动的部分,我能让它跟着我的阵一起动。”

    “你反过来试试,让他阵上能动的地方,变得和他阵上不能动的地方一样,让它暂时停滞。”罗珊提醒着。

    官辑深呼吸了一口气,他越发的聚精会神了,耿凡却一下子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耿凡不可思议地看官辑去了,罗珊就捧着脸笑了。

    “可以哎……”官辑一脸惊讶地睁开了眼睛。

    “刚才……那是什么情况?”耿凡扶着桌子起来了。

    “现在看来,那枚符文不是负责控制的,它是负责权限的,它对别人的法阵有有限的权限,但是这也就够了,不管遇到多么强大的对手,只要有这个,那全身而退是没问题的了。”罗珊又笑。

    “这么厉害……”耿凡看着官辑瞪大了眼睛。

    罗珊想了想道:“这个只是理论上,实际上却不好操作,你的阵受了伤,而且你也没有抵抗辑哥的阵,所以他才能这么轻松,如果是在战斗中,他想寻找对方权限的突然口,恐怕就难了,没有人会乖乖站好让他找的。”

    官辑很是认真地点头去了。

    “关于这个,还要靠不断的练习,这个不是说有人陪他练就可以了,他要去遇见不同的阵,他要在不同的属性、速度、阵法运行规则下不断地加强和完善自己的这个技能,实施起来很难的,因为一般情况下,好的对手是对手但也是敌人,可能他还没来得及摸清人家的突破口,人家就把他打趴下了。”罗珊耸了耸肩。

    “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我需要找比我自己强很多的人练习,可是,目前我身边并没有这样的人。”官辑压了压眉毛。

    “也对啊,我们又不能冒着危险去到处挑衅别人……”耿凡也道。

    罗珊却是又笑了:“你们怕不是忘了纪星原了?我想他会很乐意帮辑哥的。”

    耿凡和官辑对看了一眼,这个时候他们两个倒是默契地沉思了起来。

    “对了,辑哥,你得带上这个。”罗珊从抽屉里拾出来了一个小玻璃瓶子,她将玻璃小瓶子推给了官辑,又抬头冲他笑了笑。

    玻璃瓶子里有一束蓝色的阵芒在慢慢游动着,就像里面被封着一只可以发光的大肥虫一样。

    官辑看着那个小瓶子问:“这是什么?”

    “阵蚕。”罗珊挑眉。

    官辑一下子怔住了。

    进入解神堂的确是需要阵蚕,但是官辑理解的是他要借着各大家族在倦鸟山狩猎的机会,去那里找一个被牺牲成诱饵的倒霉蛋,他融了那个倒霉蛋的阵,但是他不吸收,他会带去解神堂,让人家把他得到的这个阵蚕吸纳过去。

    上次去倦鸟山因为遇到了谢家的人和解神堂的人,所以他们并没有达到目的就回来了,他本来想着自己要再抽空去一趟倦鸟山的,没想到罗珊这里有现成的阵蚕。

    这个真的是震撼到他了,因为最让他在意的一个问题是,她是怎么把阵蚕放到一个小玻璃瓶子里的。

    就在官辑考虑着这些问题时,耿凡也开口了:“如果辑哥拿着这个去解神堂,他要怎么说这个阵蚕的来历呢?”

    “好说啊,就说是在倦鸟山趁乱偷的。”罗珊笑笑。

    “啊?这也太草率了吧!人家会信吗?”耿凡瞄了官辑一眼。

    罗珊又解释着:“我觉得辑哥要留给解神堂的印象是,他就是一个贫民区的小混混,别的混混会做的,他也会做,包括他人品不是很好,你抬眼看看辑哥,你会不会觉得他本身就像一个领导者?”

    官辑下意识看耿凡去了,耿凡也趴着桌子看了官辑一会儿,他点点头道:“还真是,他给人一种他能挑起很重的担子来的感觉,而且那天我们见到他们兄妹三个人时,明显会让人感觉辑哥是管事儿的,而不是凌晨或者乔冰蓉。”

    “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你们是懂的吧?解神堂的队长只收小弟,他们不收和自己一样能震得住场子的人,因为他们会感觉自己的地位要受到威胁了,不管这个人有没有实力,只要他们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就会下意识把这个人当成对手和敌人。”罗珊挑眉。

    “哦……也对哦,所以辑哥在解神堂要表现的猥琐一点?”耿凡突然笑了,他很难想象官辑这样正经的人装样子会是怎么样的。

    官辑的脸上露出来了为难的神色,罗珊知道他们两个这时候在想什么,她摆摆手道:“不用刻意表现什么的,只要低眉顺眼的就行了,最重要的是,不要强出头。”

    “那这个倒不难,凡事儿有那几个队长呢,也轮不到辑哥出头,不过辑哥肯定是要去找沈玦的,恐怕到时候他们还得进一趟倦鸟山,那辑哥一进解神堂就要掀起事端来呀。”耿凡又道。

    “不一定。”罗珊又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