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综合其他 > 冷宫娘娘完美逆袭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荒唐胡家三父子
    归云国,君祁听着眼前黑衣人的禀报,微微蹙眉,问道:“君烈可还好?”

    “王爷放心,主子会照顾好他的。”黑衣人说道,

    君祁心中一沉,眼神涣散。

    看来君烈遇到事了。

    温苒遇到了平生最荒唐的事,本想看看当铺重新开业的情况,一进门就看到大大小小的箱子,上面还绑着大红花。

    “有人当嫁妆?”温苒喃喃道。

    话音落下,角落里跑出来一个人,郑允立刻拔剑挡住来人,定睛一看,竟然是胡天生。

    他被寒剑吓得后退了几步,望了望温苒身后,似乎在忌惮君烈,见他不在,脸上瞬间扬起一抹谄笑,对温苒说道:“姑娘,这都是聘礼,不是嫁妆。”

    他的一双眼睛在温苒身上上下来回打量,一个不留神,又没管住嘴角的口水。

    他悻悻的擦去口水,说道:“我至今娶了十房,未见姑娘前,我以为那就是女人,见了姑娘后我才发现自己多么的蠢钝,那些哪能算作女人,只配称之为人,只有姑娘才是世间独有的一枝花。”

    话音落下,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满眼桃花盯着温苒。

    “放肆!”郑允一声大吼,手中的剑铮铮作响,只想尝一尝胡天生脖子上的肉是何滋味。

    胡天生吓得又往后退了一步,无视郑允,见温苒不做声,又开口讨好。

    “姑娘,嫁给我那绝对吃香的喝辣的,我背后可是九王爷,整个雁京最牛的主儿。”

    温苒抱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想法,叹了一口气说道:“你都说王爷是雁京最牛的主儿了,那我努努力嫁给王爷不好吗?为什么嫁给你呢?你看看你,你都多大年纪了,跟我父亲一样,这不乱了辈分吗?”

    郑允知道,温苒又要玩胡天生的心理了,收了剑站在一旁看戏。

    胡天生丝毫不在乎温苒的话,笑道:“爱情跟年龄没关系,你看我有钱有势足够爱你,你以后的日子还不是如鱼得水,何必守着一家当铺呢。”

    “再说那王爷,人家娶媳妇儿不得找达官显贵家的女子?哪会看得上你,是不是?”

    温苒故作思考,说道:“可你不这么大了,我还这么年轻,老夫少妻的,多少有些缺陷弥补不了啊。”

    胡天生不愧是老司机,一听温苒的话就懂了,这是怕他没本事啊。

    “这个你放心,我那十姨太今年十七,比你小,可她天天就盼着我呢。”

    见他自吹自擂,温苒不禁心中暗叹一声好家伙。

    “可是你太老了,你看你眼角的皱纹,还有你那宽大松散的牙缝,这不就是让我吃馊水吗。”温苒不悦的说道。

    胡天生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头一回有人把他比喻成馊水。

    郑允是个聪明人,拔剑横在胡天生面前。

    “好好瞧瞧,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要风花雪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要先撒泡尿照照自己。”

    胡天生盯着剑刃上的脸,可不就是老态横秋,再一看温苒,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捂着脸跑了出去,好似没脸见人了一般。

    温苒看着一地的箱子,吩咐伙计,将这些算作胡天生的典当物,然后将其散播出去。

    一炷香的功夫不到,胡天生跑到当铺典当东西的事儿,传遍了角角落落,说书先生更是拿到了第一手资料,在茶楼等地方又赚了一大笔。

    胡天生跟胡彬哭诉,他一听竟然有姑娘美得能让自家老头儿丧失理智,瞬间来了兴趣,带着几名打手就冲着当铺而来。

    刚到门口,胡彬就咋咋呼呼的喊道:“是谁把我爹给气哭了,给我出来!”

    温苒合上账本,从柜台走出,轻声道:“是我。”

    胡彬看到温苒的一瞬间傻了眼。

    温苒撩头发的动作,撩乱了他的心,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仿佛将他的灵魂吸了进去。

    这惊为天人的美,令他目瞪口呆,嘴角的口水滴落在了衣服上。

    温苒知道这是胡彬,但故意装作不认识。

    “你是来典当东西的吗?”

    清冷的声音,带着发香袭来,胡彬有些痴迷,点了点头,突然一个激灵,又摇了摇头,涣散的目光终于有了聚焦点。

    他干咳了两声,佯装没事一般抹掉了嘴角的口水。

    “是你把我爹气哭了?”胡彬小声讨好的问道。

    “你爹?”温苒皱起眉头问道:“是谁?”

    “就是……”胡彬眼珠子转了转,那么丢人的爹真的要说出口吗?

    他碰了碰身边的打手,语气突然变重。

    “你来说!”

    哪知,他就跟碰了快石头一样,问话石沉大海,回头一看,把他气得心都快冲出来了。

    四个打手眼神呆滞,一脸傻笑的看着温苒。

    他气得铆足了劲,抡圆了胳膊给了他们裆下一人一拳,看得铺子里的伙计倒吸了一口凉气,夹着双腿,不敢再抬眼。

    四个打手逃出体内的魂魄被一拳打回体内,痛得他们龇牙咧嘴,看到胡彬怒目圆瞪,他们咬紧牙关,不敢发出声音,哪怕是轻轻哼一声。

    温苒憋着笑,心道,是个狠角色,太狠了。

    “你是问胡老爷?”温苒问道。

    这下子,胡彬不想承认都不行了。

    “姑娘有礼了,那位正是我那不成器的老父亲,我是他的二儿子。”胡彬行了个不太相像的公子礼。

    又说道:“今日我爹哭着回家,问来问去也说不明白,所以我特地来问问,姑娘骂了我爹什么?”

    胡彬对温苒说话那都是轻声细语,力求留个好印象,日后见面不尴尬,最好啊是能藏在房中。

    日夜操劳,再辛苦,再热泪盈眶汗流浃背,他都忍了。

    温苒佯装苦恼,说道:“今日他带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过来,说是想要娶我,我就说他太老了,给拒绝了,手下人不懂事,拿着剑当镜子,他一看,不知怎么的就捂着脸跑出去了,我当时也吓了一跳。”

    温苒说得好生委屈的样子,那小模样生生的让胡彬欲罢不能,脑子里已经在翻云覆雨了。

    “姑娘没说错,他就是丑,丑得无法无天,还要天天做梦,为老不尊,姑娘骂得好,我早想骂他了,今日姑娘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