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综合其他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42章 有刺客
    “你可要进去?”水立北问道。

    “不了,我在外面看着。”风景多好啊,进去里面紧张兮兮的。

    云子晴表示拒绝。

    她对于水立北见的人半点兴趣都没有。

    只不过,水立北刚进去,从船只的底层就上来了一个抱着琵琶的美人。

    她抱着琵琶,虽然半遮着面孔,但是那露出的丹凤眼格外勾人,且眉心精致的花釉,让她整个人更加的妩-媚。

    她穿的非常单薄,整个人在夜风中,看着像是随时都能飘走一般。

    她抬眸看了一眼站着的云子晴,微微福身。

    云子晴扫了她一眼,也没加阻拦。

    船舱内。

    “主子。”水立北见来人,眉头一皱。

    抱着琵琶的美人,立刻低头解释道。

    “是酒娘说包统领不在主子身边,让猫儿来侍奉。”猫儿?云子晴竖着的耳朵听见这个称呼,心中即刻了然。

    猫同卯,看来,这个美人也是十二星姬中的了。

    没想到,水立北这训练属下,还看长相的啊!就云子晴见着的这酒娘,未姬,还有猫儿,这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啊。

    就连那丑姬,除去面上的那个天生的胎记,她的五官也是极为的标志,可塑性也是极其厉害的。

    云子晴摇摇头……水立北扫了一眼船舱门口处,那个有些傭懒的身影。

    侍卫最基本的是什么?也不过问一下就将人放进来!水立北虽然有些埋怨云子晴,但是此时也不好说什么。

    “请问,可是黔王殿下的船?”外面传来声音。

    云子晴扫了一眼来人,他穿着青布麻衣,洗的有些发白,面容清秀,但是五官普通,就是那种随便丟在大街上一眼都能忘记的人。

    但是,云子晴还是从这男子的眼中瞧出来了一抹不同于平常人的沉稳。

    他即便是对着云子晴一个侍卫说话,态度也是非常谦恭地。

    云子晴目光不动声色的落在男子手掌大拇指上面,看样子是个读书人了。

    不过,这么年轻,能够让水立北独自来见的,想必身份不会简单了。

    但是看此人的穿着,又不想是官二代或许富二代……霎时间,云子晴就在脑中将此男子的身份给过了一遍。

    他这有些营养不良的姿态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所以,云子晴断定,这个人或许就是两个月之后,科举考试能够入围山甲的人了。

    水立北想必是想要提前拉拢。

    “是和王爷约好的吗?”云子晴轻声问道,目光淡然,没有半点居高临下的姿态。

    这让有些紧张的男子,多少有点好感,而且放松了不少。

    “是的。”他点点头。

    “进去吧。”云子晴让开了一条道路。

    男子便掀袍上船,但是想必是一次坐船,一只脚刚踏上来,就开始摇摇晃晃的。他身体无法保持平衡了。

    “船家!”云子晴扬声喊了一句。

    船家立刻就跑到了甲板上面,扶着男子上了船。

    云子晴始终负手站在旁边,目光淡淡的落在湖面上。

    但是,刚才男子窘迫的样子,还是让他的自尊心受挫了。

    特别是,旁边的侍卫明明可以出手相助的,但是他却喊来了船夫。

    难道是因为,他是尊贵的前往殿下的侍卫吗?“在下林子骞,拜见黔王殿下。

    “坐吧。”水立北面容一如既往的严谨。

    林子骞扫了一眼坐在角落,半遮着面容的女子,坐在了水立北的对面。

    云子晴靠在船围栏旁边,吹着夜风,享受着这清爽。

    她是特意回避着水立北和那男子的谈话。

    所以,她才离的远了一些。

    这新月湖上面,也是那些纨绔子弟的娱乐之地。

    所以,此时一个装潢精美的船只,和他们的船只交错而过。

    对面的船只甲板上面,站着一群人。

    “几日不见秦公子露面,想来那初烟舞姬果然是可口的。”有人嬉笑着说道。

    说我来着?云子晴就扭头看了过去。

    果然就看见秦文耀和几个纨绔子弟,身旁还跟的有莺莺燕燕的,一群人都站在甲板上面。

    “别提了,那初烟派头可是不小,本公子还没能将她拿到手。”秦文耀面容深沉,看样子非常不高兴。

    先前那个说话的,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一时间,其他的人都有些尶尬。

    “此等有才华的美人,都是孤傲的,秦兄也不要过于心急才是。”

    “是了,满京都城,可没有谁能荣耀过秦兄了。”

    “哈哈,秦兄,要沉得住气啊。”有人开口给了台阶,立刻就有人符合着热了场子。

    只不过,秦文耀的表情看着也没有多好。

    云子晴摇摇头,对于这些话也没了兴趣。

    只不过,刚想收回目光,就被对面的人发现了。

    “这是黔王府的船?“是水立北的!”有人提醒,秦文耀的目光自然落到了这边,也第一时间看见了站在甲板上面的云子晴。

    云子晴目光笔直的就迎了上去。

    她现在的身份是包林的远房亲戚包林,和初烟天差地别,云子晴一点不怕露馅。只不过,她低估了秦文耀对初烟的心思。

    秦文耀细细的打量完云子晴,眉头更加紧锁。

    “这个侍卫看着有些面熟。”秦文耀说道。

    “秦兄这么一说,确实有些面熟。”

    “这不就是和那个包林长的一样嘛!”

    “对,是差不多……”秦文耀身边的人成功打断了他的心思,他也就没有细想这从何而来的面熟。

    “一向深居简出的水立北,怎么今日来游船了?”

    “一个不受宠的宗室子弟,倒真的想在京都城站稳脚步了。”

    “呵呵,还不是仗着祖上的那点功德,眼下,也不过是苟延残喘。”

    “杨兄如此狂妄,难道就不怕被那整理沉着脸的黔王殿下记恨?”

    “怕什么。”那人回答着,瞥了一眼旁边的秦文耀。

    有国丈作为靠山,谁还怕那个破落户呢?嘶,还真是狂妄!云子晴衣袖微动,只听对面就传来了一声尖叫。

    “啊,我的腿。”

    “小心,你别往我这边……倒啊!”

    “小心,杨公子,小心….”有两道尖锐的叫声,紧接着,就是一声“噗通”的落水声。

    那名被称之为杨公子的纨绔子弟,被身后忽然扑过来的美人给顺手推到了湖中。只不过,可惜的是,这货居然会游泳。

    这落水只让他丟了些颜面,但是没能让他受罪。

    他浮在水面上,怒急攻心,大声的冲着甲板上面还倒在地上,衣裙纠结在一起的美人吼道。

    “贱人,敢推小爷落水,活腻歪了!”他看着那两个瑟瑟发抖的女子,恨不得喷出火将两个人都烧了。

    “杨公子,先上岸再说吧。”

    “是啊,杨兄,夜深水寒,你先上来。”

    “快去两个人帮忙。”他们的船停下,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将姓杨的从水中拉了上来。

    姓杨的骂骂咧咧的,上船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两个害他落水的女子给踹下去了船上。

    “杨公子,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倒了。”

    “救命啊,我们不会水啊“咳咳……救命!”两个可怜的女人,在水中拼命的挣扎着,但是,却换来的是秦文耀一行人不屑的嘲笑声。

    “不是什么都会吗?居然不会水?”

    “难道是本身太多水了?”

    “哈哈,王兄,你这比喻属实经典……”云子晴垂眸,听着那些污言秽语,唇角勾起一抹嘲讽。

    谁也好不到哪里去!秦文耀的目光,却一直落在了云子晴身上。

    刚才的一出闹剧,这个侍卫却半点反应都没有。

    而且,站的好好的人,不可能会突然就倒在了地上,还顺势将杨开给推了下去。可见,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所以,刚才他们正在讨论什么来着?秦文耀细细回想着,更加怀疑云子晴了。

    所以,两个船只中间这么近的距离,水立北的侍卫如果出手的话,一定是可以办到的!秦文耀目光渐渐泛起戾气……水立北的船很快就和秦文耀他们一行人擦肩而过,这闹剧也总算是过去了。云子晴扭头看着船舱内,里面正说话的两个人,应该是没有受到影响的。

    云子晴第一眼看见那个林子骞,就知道文人将自尊看的重。

    所以云子晴就极力的没有将过多的目光停靠在他的身上。

    只不过,因为男女授受不亲,云子晴那会就没有伸手去扶他。

    云子晴自然没有放过他眼中自卑的表情。

    希望,他和水立北谈的还算是顺利。

    “咻!”只听一声破空而来的力气,直接射了过来。

    猝不及防的云子晴,虽然反应过来躲了一下,但是肩膀处还是被刮了一道痕迹。而且,暗器上面有毒。

    云子晴先给自己喂了解毒药丸,然后抽出腿间的匕首。

    “水立北,有埋伏。”她提醒完,就看见了甲板上面已经落了六个水淋淋的人。

    “咻咻……”又是几道凌厉的破风之声,从水面又射出来了几道暗器,直接穿进去了船舱内。“水立北,你没事吧?”云子晴虎视眈眈的看着甲板上面的六个人,沉声问道。

    此时,水立北将林子骞交给了猫儿,他快步走了出来。

    “你受伤了?”他目光冰冷,浓烈的杀气扑面而来。

    “你进去,我能应付。”这点伤不算是什么,云子晴并不在意。

    倒是水立北,他是自己的老板,她得护好他!水立北见云子晴这样子,不由得怒气攻心,直接冲了上去和那六个此刻扭打在了一起。

    只不过,这次埋伏得人,看样子是有备而来。

    船尾瞬间又蹿上来了六个人,步步逼近。

    水立北和云子晴背对背站着,被围在了甲板上面。

    “这是解毒丸,你先吃着。”云子晴伸手就给水立北塞了一个药丸到嘴中。

    水立北的嘴巴不可避免的就碰到了云子晴柔软的掌心,只不过,来不及给他胡思乱想的机会,那些刺客就冲了上来。

    “小心。”水立北嘱咐道,速度极快的就解决掉了一个冲上来的刺客。

    “比一下!”云子晴精神饱满,甚至有些兴奋。

    她话音刚落,直接一个翻身,就主动出击攻击那些刺客去了。

    水立北见云子晴这兴奋的样子,深感无奈,不过也只好快速的上前去解决掉那些刺客。

    云子晴这还是第一次用自己的硬功夫,去对抗这些古人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

    在包林手中和水立北那里,云子晴根本感觉不到足够的威胁。

    只有这些人,每一招都是赶尽杀绝!云子晴体内的因子本来就是嗜血的,这也是她这么多年的职业习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