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都市小说 > 逆坤 > 第十一章:我想学这个
    “王叔叔,您真厉害。”张云旱想起王以山救人时的场景不禁有由衷的赞叹一句。

    王以山将毛巾从水盆里湿了湿接着给张云旱擦拭:“怎么?想学吗,我教你啊。”

    “可以吗?”张云旱眼前一亮。

    想到自己爷爷躺在手术室里的场景,如果自己能学会这些东西来亲自给爷爷做手术,爷爷也许就不会死。

    “但…晚了。”张云旱想到爷爷伤心的喃喃低语。

    “不晚,我上大学的时候才开始学呢,你比我早肯定学得快。”王以山以为张云旱说的是学医的事情。

    张云旱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这伤是怎么回事?是跟人打架了吗?”王以山拿起一把剪刀将张云旱身上的破布柳絮一一剪开。

    听到王以山的问话张云旱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与狼打架太匪夷所思了。

    “我在山上碰到了只野狗,它追我然后我就跑,一不小心踩空了就从山上摔下来了。”张云旱随便找了个理由唐塞过去。

    “那你还真是命大,摔成这样还活着。”

    “那我没事吧?”张云旱小心问道,他感觉身上还在隐隐作痛,是不是伤到了什么要害了。

    “当然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王以山和蔼的笑着。

    ……

    “你们干嘛!这是我家,你们怎么能闯进来!”望着面前的一众陌生人张云旱非常生气。

    昨天晚上由于在忠义堂处理伤口所以晚上并没有回家,今天早上回家时突然看到自家大门的大铁锁被人用钳子绞开丢到一旁的草垛上。

    看着堂屋里四五个陌生男子围在一张方形小桌上玩着扑克张云旱立即冲上去,拿起靠在墙角的锄头作势就要挥砍。

    “我靠,这哪里来的野孩子。”一名身穿绿色衬衫的男子见到张云旱挥过来锄头立即离开屁股下面的马扎板凳。

    “快离开我家!”张云旱手中的锄头挥舞的虎虎生风。

    看着出现的少年一种大人立即离开堂屋退到院子里。

    “这小孩是谁?”唐虎看着张云旱一阵疑惑,似乎是没想到这家里还有个小孩。

    “好像是张洪氏收养的养子。”一旁带着眼镜略显斯文的高个男子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白色的文件查看了一番。

    “养子?你可没告诉我他还有个养子啊。”唐虎看着面前对着自己等人怒目而视的张云旱,似乎自己等人再有一点动作他手上的锄头就要挥舞过来。

    “养子而已,他又没立遗嘱,谁知道他给这小子留下了什么,按流程这宅子要收回。”斯文男子语气平淡,对于张云旱的到来似乎早有预料。

    看着斯文男子云淡风轻的模样唐虎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王八蛋,这货肯定早就知道张洪氏有个孩子。

    他以为就张洪氏死了后这里就没人住了。

    “滚出去!快离开我家!”张云旱步步紧逼,走到与大门方向的对立面,面向这群陌生人试图往大门外赶。

    “您可真会给我挑事做。”唐虎撇了一眼身旁的斯文男子:“这事你们没说清楚,要加钱。”

    “这个等回去再作商议。”斯文男子扶了扶眼睛。

    唐虎脚步朝前挪了挪。

    看着绿衣男子的动作张云旱作势就又要上前轰打。

    唐虎刚迈出去的腿迅速缩了回来,看着亮着寒芒的锄头他脖子缩了缩。

    “事情办不好可不给钱。”斯文男子又补上一句。

    他奶奶的,对付成年人还行,但让我欺负一个孩子,我这老脸往哪搁。

    但一想到有钱拿唐虎又稳了稳心神。

    自己还能被一个孩子吓到。

    “小子,这地不是你的了,尽快搬出去。”

    “这是我家!该走的是你们!”张云旱大吼着。

    看张云旱张牙舞爪的样子唐虎蹲下身子准备来软的。

    “小子,你还小,不懂这里面的规矩,这房子和宅子都都要充公了,毕竟这些东西不是你的。”

    “这是我爷爷的!”

    “对,没错,这是你爷爷的,但你爷爷死了,你看…”唐虎摊了摊手。

    “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你们谁都不许抢走!”

    唐虎轻声笑了笑:“谁说这是你爷留给你的?你把你爷爷找来当面对质啊。”

    他知道张洪氏已经死了所以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让张云旱哑口无言最后放弃抵抗。

    “这是县里的文件,你看一下。”斯文男子拿出一个蓝色的文件夹:“虽然你不一定能看懂。”

    看着斯文男子手中的蓝色文件,在看着面前这群人的讥讽之色,本来还内心有些动摇的张云旱这一刻突然明白,这群人在耍自己。

    “我不看,你们快滚!这是我家!”张云旱一锄头将斯文男子手中的蓝色文件打翻在地,文件上有一道十公分长的口子。

    锄头的头离斯文男子的手只有不到两毫米的距离,要是再往前一下,自己的手指可就不保了。

    望着地上的文件斯文男子脸色一黑。

    看着张云旱的动作唐虎脸色一变:“给你小子软的是看得起你,既然你不吃那只好来硬的了。”

    “给我按住他!”

    随着唐虎的一声令下,身后的三名男子步步逼近,朝张云旱走过去。

    “你们别过来!”张云旱见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牙齿一咬将锄头砍在其中一个男子的大腿上。

    随着一声尖嚎声,他捂着自己的大腿坐在地上。

    从裤子渗出的血液众人纷纷皱眉,似乎是没想到这少年会下这么狠的手。

    “给我上,我不信还治不了一个野孩子!”

    唐虎见小弟眼中的惧色自己率先上前。

    随着张云旱的锄头挥来唐虎躲闪过去,抓住锄柄一拉一拽就将锄头从张云旱手里抢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看到手里的锄头被抢夺过去不禁有些害怕,望着步步紧逼的绿衣男子张云旱上前猛的将他推了一把。

    “臭小子,你找死!”说着就要对张云旱大动拳脚。

    感觉到被绿衣男子按住的手臂张云旱大喝一声。

    一阵巨力传来唐虎连连后退。

    这臭小子怎么力气这么大。

    紧了紧手腕准备再次上前。

    “大哥,三儿的腿上的血越流越多了。”一名小弟喊着。

    看了看受伤男子的方向唐虎指了指张云旱:“臭小子,你等着,我们还会再来。”

    说完跟着小弟一起将受伤男子架了出去。

    看着他们离开张云旱松了口气。

    在唐虎等人离开后不久,于晓东开着他的大众车停在了张云旱的家门口。

    看着敞开的大门以及乱糟糟的院子他看向跌坐在地上张云旱不禁发问怎么回事。

    看着于晓东的到来张云旱的眼睛瞬间被眼泪填满,这一刻的委屈全都接踵而至。

    “于哥,他们要把我家抢走。”张云旱用衣袖擦试着眼泪。

    身上的衣服是一身略显宽大的羊毛衬衫和尼龙裤子,这是王以山给张云旱的,好在张云旱的身高并没有比王以山矮多少,十五岁的年龄已经长到一米五之多。

    看着委屈的张云旱于晓东心疼的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随后在于晓东的追问下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

    “没事了,这件事我会解决的。”于晓东帮张云旱擦干眼泪:“好了,去上学吧。”

    他这次来主要是来找张云旱的,他去学校找张云旱了但没在哪里,所以这才来他家看看张云旱有没有做什么傻事。

    看着张云旱进了校门于晓东立即返回警局询问怎么回事。

    “这是县里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不然小心把自己搭进去。”

    麻镇局长语重心长道:“别管那个孩子了,你现在可是我们局里最有潜力的警察,将来我这个位置可能会留给你呢。”

    “局长你什么意思?”于晓东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还是那个自己认识的刚阿不正的模范警察吗?

    “我是在提醒你,这件事你做不了什么,你我也是给人家打工的,别插手太多,不然也不好看。”局长起身离开办公椅拿上桌子上的车钥匙:“我要说的就这些,你好自为之吧。”

    “局长你不能这样。”于晓东追了上去,但他脚步加快上了警车迅速远去。

    看着远去的车子于晓东气愤的挥了下拳头。

    于晓东无可奈何的回了警局,看着桌子上的文件猛烈的捶打着桌子。

    “于队。”小光敲响了于晓东的办公室门。

    “进。”

    “于队,华北路肇事逃逸案的嫌疑人来自首了。”

    “自首?”于晓东感觉到这件事有些不平常。

    走到审讯室发现里面正坐着一个一头大波浪的中年女性。

    见到于晓东的到来她下意识搓了搓手不敢与之对视。

    “说说吧,为什么要跑。”于晓东拿着签字笔在桌子上点了点。

    “我当时撞到人了非常害怕,当时大脑都是懵的所以将刹车当成油门所以也将错就错。”女子一脸后悔。

    “将刹车当场油门?”于晓东嗤笑一声:“我看你当时明明车都停下来了怎么还能当成油门呢?”

    “这个…我……”

    “说实话!”于晓东猛的拍了下桌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