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都市小说 > 逆坤 > 第一百八十三章:噩梦
    将元石放在柔然的被褥上自己则盘坐在床沿盯着元石发起呆来。

    挠了挠头发道:“老妖怪,现在可以教我怎么构建聚灵阵了吧,元石和朱砂我都买来了。”

    说着将用牛皮纸包裹的朱砂放在床头柜处,那里还有一瓶矿泉水和一支毛笔,甚至还有一沓黄符纸,看起来像模像样。

    “你准备这些东西干嘛?”东华帝君一脸黑线。

    “布阵啊,难道用不上吗?”

    这些东西可是自己想了好久才决定去买的,因为他看电视里朱砂就是花在黄符上才能施展威力。

    东华帝君摇了摇头对于张云旱的想法略感无语:“我们布阵又不是画符。”

    “我得给你科普一下阵法的原理了,阵法最为关键的就是阵眼,一旦阵眼告破阵法便不攻自破了,与阵眼相辅的则是八个侧眼,用于连接阵眼而存在,侧眼之后还有子侧眼,子侧眼就分为很多了,具体说不完整。”

    “先拿聚灵阵来说,聚灵阵就是由一个元石作为阵眼,一些其他有元气的东西作为侧眼,至于子侧眼则有很多种变换。”

    “你老家的那处阵眼就是你脖子上的玉佩,有了他聚灵阵才能开启。”

    张云旱专心听着时不时点了点头,他大概了解了阵法的组成部分,接下来就是按照东华帝君的方法布置一个小型聚灵阵。

    阵眼的布置绝对不是简简单单放在地上这么简单,它需要利用精神力作为引线将一个又一个侧眼以及子侧眼连接起来,而连接的方法也是有讲究的,若是连错一根那就是前功尽弃。

    按照东华帝君的指引张云旱运转元气将精神力通过大脑开始牵出一根根细线出来,这个过程极其困难,如同扛了一座大山在背上还要一边做数学题,张云旱脑门冒出阵阵冷汗,两眼紧盯面前这块略显绯红圆润的元石,但不知过了多久这根线终究没能牵起来,甚至连一厘米的距离都没到就消失了。

    坐在床沿大口穿着粗气,脑袋有些昏沉差些晕了过去。

    没想到布置阵法居然这么痛苦。

    里海之中东华帝君一阵悠长的叹息传到张云旱的脑海里。

    叹息之中包含着失望。

    自己怎么可能连牵出精神线都做不到,我不甘心。

    两眼略微泛红,牙齿紧咬盯着面前这块元石,忍住晕厥的头痛再次发动精神力准备将线牵出来。

    可是结果依旧和之前一样,不到一厘米就断掉。

    要知道有些阵法甚至有上千公里之大,那些阵法师所牵出的精神线至少也有千里之长,张云旱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没用。

    “不急,紫境之中修炼精神力者你是第一人,若上紫境都能布置阵法了还叫其他人怎么活啊。”

    紫境本是武者的新手期,是刚刚踏入修炼的象征,其根本力量都显得平平无常,只有突破紫境到达蓝境才算是真正成为一名武者,而修炼精神力则是青境以上才独有的专利,这多亏了东华帝君给的锤炼精神力的功法才让张云旱远超常人。

    尽管东华帝君这样说但张云旱则认为他只是在安慰自己而已。

    一夜无眠,全部时间都在牵引精神线,虽然依旧没能与侧眼连接起来但也不是不无收获,至少从一厘米的距离进步到了三厘米。

    看着窗外升起的太阳张云旱只感觉到眼皮有千斤之重,最后抵不住浓烈的困意沉沉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张云旱只身出现在一处酒店走廊之中。

    头顶白色吸盘的白炽灯,白如羊脂的瓷砖地板,周围深棕色的木门一排排镶嵌在白色的墙上,门牌号一路延伸过去。

    “这里是哪里?”张云旱呆呆的站在走廊上,走廊看不到尽头只有白茫茫一片。

    突然画面一转,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满脸献血手拿砍刀朝张云旱挥来。

    “去死吧!”

    张云旱下意识格挡,突然耳边没了动静也没有东西撞向自己,轻轻转过头区,只见自己手上赫然出现与那人一模一样的大砍刀,而这把砍刀早已贯穿了男人的胸膛。

    滴落的献血顺着刀身滑落到张云旱手上,那男人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盯着自己。

    这一刻张云旱看着手上的鲜血露出呆涩的表情。

    “我…杀人了……”

    杀人是一个遥远的词汇,但现在唾手可得。

    “张云旱,你还愣着干嘛!快点拦住这些人!”

    熟悉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张云旱回头看去,发现浑身鲜血的青华正收割着一个又一个的生命,本来白皙的地板瞬间被猩红的鲜血填满。

    “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发现手中的砍刀怎么甩也甩不掉。

    “去死吧!”前方又有好几个大汉拿着砍刀招呼而来,张云旱没有办法只能胡乱挥舞着砍刀。

    这一次他依旧没有睁眼看去,等到没有声音的时候才发现面前的人已经全都死去,自己手上的砍刀也已经沾满献血。

    “我…”张云旱瞳孔放大手中砍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这不是我干的…我是被逼的,我不是故意的。”

    死人逐渐爬起来,摇晃着走向张云旱。

    “去死吧。”

    “去死吧!”

    他们嘴里重复着同一句话。

    “你们给我滚开,这不是我的错!”张云旱发怒用力挥舞着双臂,在这里他发现自己捕捉不到元气的踪迹,在这里自己似乎又回到了自己普通人的时候。

    砰!

    一声枪响传来,张云旱呆呆的看着胸口的洞口,一枚子弹正巧穿了过去。

    砰!

    砰!

    砰!砰!

    砰!砰!砰!

    一发接着一发,节奏越来越急促,看着胸口不断增多的弹孔张云旱眼中的生机开始涣散。

    …………

    “云旱,起了吗?快点上学要迟到了!你这么久没去上学得赶紧回学校补课,好好跟老师解释一下。”

    门外王以山的声音一阵阵传来,敲门声急促响起。

    一瞬间张云旱突然睁开双眼,眼神从涣散到正常足足用了三秒。

    “知道了王叔叔,我已经起了。”

    “起了就好,你快点来吃饭,我得去诊所看看,吃完饭放着就行我回来收拾,上学别迟到了。”

    “好。”应了一声厚葱床上爬了起来。

    “嘶,头好痛。”拍了拍脑袋挣扎着下了床。

    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而在里海之中的东华帝君坐在那虚幻的石凳上紧皱眉头:“心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