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 > 玄幻奇幻 > 重生后:长公主每天都在暗卫怀里嘤嘤嘤 > 第九十九章:我心悦你
    那日明诚去找了司赋,司赋正坐在屋中进行卜卦,他眼睛上的纱布已经摘了下去,如今换上了一层月牙白的眼纱。

    毕竟还没完全恢复,自然不好一直接触阳光。

    明诚拿了他桌上的水果,啃了一口,多汁又甜,他心情一好就与司赋道:“你还不去看看叶大小姐吗?毕竟她可是要去战场了,你这会是在推完她的命数吗?”

    闻言,司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突然不敢算下去了。

    叶玲芮于他,终究是有缘无分吗。

    看着司赋纠结的样子,明诚砸吧砸吧嘴,拎着司赋就出了门,刚好叶玲芮也要去和辛婉辞别。

    两人刚出大门口就撞上了。

    司赋皱了皱眉,“可是今日就走了?”

    他的声音很淡,听不出什么来,但是明诚却知道,司赋此刻内心并不平静。

    叶玲芮也有些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明诚竟然也来找她,而且还是来送行的,她突然间有种莫名的情绪,这种情绪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明诚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司赋和叶玲芮二人。

    他看的出,司赋似乎对叶玲芮产生了感情,但是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做才好,毕竟这件事情还需要看司赋自己的意愿。

    叶玲芮深吸一口气,道:"司公子,我今日便要启程赶往边关了。"

    司赋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既然如此,那么告辞了。"

    叶玲芮说罢,转身离去,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再回头看司赋一眼。

    司赋也跟在叶玲芮身后,终究是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

    除了公主府,门口的汗血宝马站在那里,高傲的抬起头,叶玲芮看着一旁泣不成声的母亲,心中也是酸涩。

    她挥别各位。

    “还望多加珍重!”辛婉被墨玉扶着在一旁与叶玲芮告别。

    突然一阵风吹过,吹掉了司赋眼前的眼纱,他下意识的睁开眼,却又被阳光刺激的瞬间闭上了眼睛,但想到心爱的姑娘就要一别多年,他顾不上眼睛的不适。

    拼了力气跑上前去。

    “玲芮!”

    叶玲芮闻言回头。

    就看见一个白发少年,在风中美的不可方物,他的眼睛不再是白色,那么无神,而是清澈的黑。

    她不知道怎么了。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看清了,终于看清了。

    女孩的脸上并没有粉黛,干干净净的脸上还有一点点雀斑,异常可爱,乌黑的长发被盘了起来,藏在盔甲的帽子里。

    一身战袍穿在她身上是那么英姿飒爽。

    而此时。

    她正流着泪。

    “我……”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声音渐渐淡了下来,可脑海里不由自主响起泪流满面的女孩儿。

    他突然抬起头,眼神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坚定,把手做成喇叭的形状:“我等你回来!我等你平平安安的回来!我会给你推演天命,请!活着回来!”

    “我!我心悦你!”

    闻言。

    叶玲芮的脸上一瞬间爆红,可她还是重重点头,心中有说不出的甜蜜。

    “我定会活着回来,回来可记着要娶我!”

    辛婉站在一旁,眼底满是笑意,都说将军与女子成为佳话,或者是悲爱,如今女将军上战场,男儿郎在家待嫁,整个大陆也就他们景阳独一份吧。

    叶夫人直接哭成了泪人。

    周围的百姓们都震惊于女子为将,还有些男人待嫁什么鬼,他们男人还要不要面子了?而且朝堂是没人了吗,竟然让女人上战场。

    而女人们在想什么呢,

    “好浪漫啊,虽然很悲伤,又感觉好美啊。”

    “是啊,这真是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话本子里的故事竟然成真了。”

    女人们叽叽喳喳的无限遐想着。

    “没想到他这眼睛一好,倒是成就了一对佳人呢。”辛婉靠在明诚身旁。

    明诚摸了摸辛婉的手,也是感叹:“是啊,我原以为他是个懦夫呢,都不敢出去表白,结果还是不错的。”

    闻言辛婉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开了窍以后,脸皮这么厚吗?”说完辛婉自己都笑眯眯的。

    若是说以前的明诚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孩子,那现在的他就是什么都懂的老油条。

    闻言,明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可眼神始终离不开辛婉。

    “若是可以,真希望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

    “是啊,真希望一辈子都不分开。”

    大殿下在一旁看着他们,而后骑上马,在叶玲芮的前方道:“舍得离开吗。”

    嗯?叶玲芮擦了擦眼泪。

    “殿下是在与我说话?”

    “不然呢。”

    叶玲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当然舍不得呀,但是边关的百姓更需要我。”

    说着,她的脸上既有女儿家的柔情,又有男儿郎的坚定。

    “你这性子多少有些随你父亲了。”大殿下耸了耸肩,真是虎父无犬……女!

    旅途遥远,倒也……是好事啊。

    ……

    “陛下就这么放心长公主殿下所选的副将?她一个女儿家!至我们这群老将的脸面何在!”

    一个老将跪在地上,看着高堂之上的小皇帝。

    小皇帝歪了歪脑袋。

    而后拍了拍自己龙袍上的褶皱,“田老将军,朕记着你三年前的一场战役因为轻敌死了三万人对吧,差点让城门失守,最后是你的副将带兵去支援,这才没酿成大祸。”

    而后他不咸不淡的又看向其他武将。

    一一诉说着这些年他们犯下的错。

    似乎这些错误都不大不小,可是往小了说,这些都只是军事上的一场失误,但若是往大了说,他们害死了几十万人。

    而且这些错误不大不小,但却都是致命的。

    虽然皇帝心里也没谱,但只要是他皇姐说的,那他都会听。

    辛婉的话就是圣旨。

    是他的圣旨。

    “所以……你们还有什么别的话想说了吗?”

    见底下的武将们各个脸色都煞白,小皇帝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身上有点军功就开始作威作福,这些年辛婉一再忍让,只有特别过分的才会出手收拾一下。

    倒是让他们学会了蹬鼻子上脸了,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东西,杀杀他们锐气也不是不好。

    他挑眉,文官见武将们被皇帝一张嘴就治的好一会没吭声,他们更不敢在碰皇帝的霉头,毕竟比起武将,他们的背景更不干净。

    就还是安安静静的当个不存在的空气吧。

    “若是众爱卿无事,那就退朝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